UMN-155

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。

        吴邪看着黎簇亮亮的眼睛,便更觉出自己的疲态。
        他已不再是当初那个毕业没几年,尚未脱去学生气的小青年了。这么多年过去,轮廓不复青涩懵懂,也明白有些念想的固执可笑。其实没什么不好。
         但他从黎簇的眼中读到了一丝熟悉的意味,他有点怀念。
         于是吴邪多说了几句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就当旅行吧,当年我三叔也是这么忽悠我的。”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古潼京的风沙并不比吴邪想象中猛烈,是压抑着的隐隐危险,埋在底下连势都未露。
        或许回不去,吴邪想着,瞟了一眼王盟,而对方正跟那倔强小孩聊的风生水起。王盟的口才是不在吴邪面前展现的,对付黎簇却绰绰有余。少年心性极易被吸引,即使一开始偏头不理,在王盟讲到最精彩处时还是不自觉地盯了过来。
        确实还是个孩子。吴邪慢慢地咽下酒液,涩味蔓延开后又喝了一口。
         那个当地人,滑头有余老实不足,蒙混过关的功夫倒是用了心,这会儿又想找话套一套黎簇:“来,小哥,咱俩喝一杯……”“不许叫他小哥。”吴邪过来拿酒,表情淡淡的,捏着酒瓶的指头劲多用了几分,没人看出来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剑侠(生贺文)

      他已在这立了许久。

      废弃牌楼旁的烂墙根,泥和着灰贴了一层又一层,石块间的缝都被填平,欲盖弥彰地在里朽化。风吹过来,惊起一墙的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  他并没有理风中瑟瑟发抖的石砖,只是抬头对着天眯了眯眼,似要瞧得更清楚些。黑色的巨兽觉醒于夜半时分,大张着口将发出微弱光亮的圆月吞了一半。很快了。他想,手不觉将剑柄紧了紧,袖边飘带随之晃动,说不出的阴鹜。

        他在等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 饥饿的兽急不可耐地咽下最后一瓣食物,那渺渺皎白彻底消失,周遭暗了下来,仅有声响用以确认。听觉在这一刻被无限放大,他能感知到风从东北角吹来,带着轻微腐败的气息,却在与他擦身而过后没了动静。他警觉转身,手已蓄力,只待拔剑出鞘。

          目及所处,皆是雾瘴般的黑,毒蛇般扭动过来,附上他的眼,便愈看不清。他只能听见厚靴底碾过地面的摩擦声,越来越近,在前方停下了,不知为何。

        他绷着身体,像一张挽满欲发的弓,屏住呼吸将尖利的杀气对准了黑暗。

        “银蟾折桂际。”人声缥缈而准确地传入他此刻敏感的神经,从中感知到的别样含义使他周身的杀气敛了些,却仍保持着姿势未动。他梗着脖子回话:“雪夜交光时。”

        如针掷地,荦荦有声,来人走得更近,背后的箭镞碰撞发出金属独有的脆亮击响,直至他面前才止了步伐,低声说道:“久等。”“无妨,”他闪身退了一段距离,“讨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对方也不再含糊,“愿闻其详。”话音未落一只箭便穿过重重暗色而来,在逆风中钻出飒飒的气流,他偏头躲过,身后传来的石砖破开声被耳收束得分外明显。的确是使弓箭的老手,他心知江湖上的传闻并未说错,可天狗食月这般的时机可遇不可求,下次已不知是何时,他等不起。

        除开犹豫他拔剑出鞘,剑刃与剑鞘内壁的刮擦只一瞬,不待对方再次拉起弓弦他便径自前跃,扬臂劈开的空气荡起一层震颤的乌色,剑直直刺去未有半分犹疑,论说果断更堪狠辣。对方迅速后退拉大距离,也不再刻意隐匿气息,手往后伸于箭筒中抽出箭搭上开弓,只是尚未挽满便被迫发出。并非满弓射出的箭,力道上的不足是明显的,这次他连躲都未躲,直接抬手以剑对箭。箭头与剑刃挨紧,旋出稀星的火花后便轻易被折了去。

        火花一灭又没了光亮,场子冷了下来,只有危险的气味肆意游移。

         对方显然是在射出那一箭后,退了。近战使弓并不是理想的选择,唯有等待他露出破绽,一击毙命。对方起了杀心对他来说是件好事,他闭了眼,用此刻无用的视力换了耳力,感知着方圆数米的波动。有越发绞紧的绳缕声于暗处隐约响起,辨位应是在右上墙头。

        握紧剑柄的五指微微张开,他叹口气,放了手。在剑落地的一刹,他闪身避开右方的利箭,跃上墙根用靴边的匕首刺穿了对方的左掌。

       “你输了。”他仍是低叹一声,说话间听不出骄色抑或欣喜,“把东西拿出来吧,这样只是废了一只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 他要的,是一把钥匙,用来打开一旁牌楼大门的钥匙。

        当他将钥匙送进锈斑累累的门孔,试探着转动时,发出了咔的一声。门未开,但门上渐渐现出的四个大字,他已肖想了多月。

        “任务完成。”他坐在电脑前,兴奋地看着自己的角色领取了丰厚的任务奖励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是使剑的侠客,依旧游走四方。





【其实是歌出时开始写的
    结果拖到现在成了生贺
    总而言之
    马二生日快乐吖(。・ω・。)ノ♡】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他们需要光的态度何其卑微。

        没有什么不朽,外壳的脆弱伪装也只是让内里烂得不那么狼狈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 对张起灵来说,过去的混沌凌乱中记忆是抓不住的滑腻细线,徒留手心的触感,用鼻嗅着也是恶心的味道,甚至比墓中的死亡气息更让人厌恶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直觉得他是不怕死的,不过就是哪天躺下永远不会起来,也不会有人记得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当吴邪直直地盯着他的眼,说出“我会记得”时,张起灵知道有什么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就连起灵这个名也只是一个代称的苟活之人,在这世上几十余年,第一次浅尝尘世,感觉到自我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 抛开张起灵这个名字后的,只因人本身而成立的,这样的认知像一缕来自人间的风,卷挟着引诱的意图,让他不由得想伸手去勾一勾。

         仿佛世界恍然鲜活,使他愿意走一遭。和,吴邪一道。

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

半生你我

        未点灯的室如蛰伏的兽,暗处总有危机涌动。刘平索性撑着坐起来了些,盯着暗处,无所谓焦点。有风从微开的窗缝窜进来,围着他的脖子打转,这并没有给予他什么凉意,只让他感到窒息。

        刘平并没有召幸皇后。

        他独自熬着噬骨的孤寂,尽力地在无边夜色中摸索着,直到指尖触到了温润的凉意,他一把将其抓紧收回,心间倏然有光,嘴边也不禁有了淡淡的笑。

       刘平慢慢地抚过物件的轮廓,是伏寿留在他这的一只钗,他没舍得还回去,就一直存着。他记得第一次看见伏寿戴它,是他们初见那会儿,云鬓雾鬟堆叠下的姣美,仅一眼就足够让他心动。

        但当时伏寿对刘平并无二想,江山将覆的焦虑重重地压在她心头,只来得及留下对先帝遗诏的遵从。伏寿说自己不过是替先帝力挽狂澜的忠臣,可她提及先帝时眼中闪烁的光是彼时刘平从未见过的明媚景象。她在泪眼朦胧中哽咽地说她很想保护先帝只是昔人已逝,却终是被刘平脱口而出的“我会护你”晃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平在玉钗的裂缝处停手,微微敛了敛眼。对于伏寿突如其来的亲昵他受宠若惊,便不觉想讨要更多的甜蜜。但猜疑震惊使他们不欢而散,刘平本已与挚友定下江南之行,那个倔强的身影却总在脑海挥之不去。他还是回去了,面对眼前人的不冷不热到底缓了语气跟她许诺出未来模样。他们爆发了激烈的争吵,伏寿气急之际将发间玉钗拔下掷地,只因刘平刚刚为她重新戴上。他默默地拾起碎片,背地里用了好几个晚上拼凑复合,只是裂痕终究无法消弭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她后来还是又戴了这只钗,刘平浅笑着继续用手描摹玉钗。那已是官渡之战后,脱离袁绍之手的喘息间隙,早早就送出去的修复品,辗转反侧了几天却在不经意时瞥见。其实玉石破碎后即使再次接合也并不好看,伏寿却挑了个显眼处簪入发髻,在收到刘平惊喜的目光后更是颊边生出红晕,泛起的眼波动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平打量着钗子,眸色渐深。是什么时候把钗子落在了他这里的呢?他依稀记得是在卢龙。红线交织间的合卺之礼,他尽数饮下杯中酒。他对她说永不会放开她的手,她对他说愿意一直跟着陛下走,是死生前夕的炙热承诺,烙印下与共的情深不寿。

        刘平复而抬头,目光发散至空旷外室。原本抚琴簪花,戏鱼喂鸟的柔夷一朝因青庐里歃血为盟而与人间背离,却还是被他拉着再入了人间。他永远记得伏寿对他说的那句话,“这才是人间啊。”刘平呢喃出声,眼里有光。

        他们已在这人间牵手走了半生。

        半生你我,半生蹉跎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呢,后来如何?刘平细细思索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平并没有召幸皇后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有人将宫门拉开,绒软的月光自中进入,被室内的冷寂冻成硬凌。刘平看向立在那的妇人,熟悉的髻熟悉的衣,可容颜却足以混乱他的记忆。他觉得脑子里有什么东西“哧”的一声破了,太阳穴涨得发痛,他抬手揉了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终于开口,声音冷着。他唤,皇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是皇后,她不是伏寿。

        恍然间,刘平想起,伏寿的眼阖在五年前,他亲手替她描了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半生你我,终只余我。

     

【SGJM事务局案件记录】NO.1迷雾 第一章 :初现

本章时间跨度:一天
     本章关系人:LP SMY CP FS CC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女孩M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男人Q

  (三国机密现代AU)
  (人设请看之前预告)
  (ooc慎入)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我觉得我现在闲到身上都能长蘑菇,”曹丕目光呆滞地撑着手,跟不远处的刘平搭腔。“你想多了,蘑菇不会长在没有营养的地方的。”收到意料中的冷言冷语,曹丕却一反常态地没有怼回去,而是更消极地叹了口气,干脆趴在了办公桌上:“我也想有营养啊,但那也得有事让我能动脑子才行啊。”刘平绕有兴趣地打量着他颓丧的样子,正欲再次开口却被打断,“刘平,局长喊你有事。”伏寿从办公室门缝中探出半个头,对刘平说道,语气急切。“局长......那位除了我还喊了别人吗?”刚才的轻松姿态消失了,刘平起身走近伏寿,低声询问。“我不清楚。”伏寿皱起了眉头,缓缓回答。“能有什么事,”刚刚还一脸厌世的曹丕听到局长便来了精神,他嗤了一声,将腿搭到办公桌沿,“那个老头就是喜欢折腾人。”“你最好祈祷局长没听到,”伏寿对他这副德行见惯不怪,突生了戏弄的心思,“他好像朝这边走过来了。”话音未落曹丕连忙缩回了脚,“我,我可什么都没说。”他面不改色地回道,只是,有点结巴。

        刘平走向曹操的办公室,心中疑虑愈发深重:究竟是什么事,才会让堂堂局长大人召唤他前去。而一切谜团都在看到立于办公桌前的那个身影时解开,刘平快步上前锤了那人一拳:“你小子怎么过来了?”那人笑着锤了回去:“我司马懿想去哪去哪,关你刘平什么事。”刘平看着对面那熟悉中隐然带上一分陌生的脸庞,吐出一口气:“说吧,你来这里的目的。”司马懿还未说什么,一旁的局长悠悠开口:“他是上面调过来的,和你一科。”刘平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局长的存在,收了面上的表情低下头:“是我失态忘了纪律,请您责罚。”局长目光淡淡扫过他,触到司马懿时堪堪收回,没说话。刘平的背伏得更低了,整个儿成一完美的90度鞠躬,司马懿看他吃瘪的样子心中很是愉悦,但碍于局长大人在旁只得努力维持正经。半响,曹操面无表情地冲刘平发话:“以后司马懿就是你们组里的一员了,你带他去你们办公室跟其他两位认识认识。”
        离开了曹操办公室,司马懿的嘴角终于忍不住抽动:“真是难得看到我们法大高材生一脸乖顺的样子啊。”看见司马懿一脸坏笑,刘平咬了咬牙:“你到底来这干什么?”“就是局长说的那样啊,”司马懿无辜地看着刘平,而后者表情更臭了,“我只是服从安排。”刘平不接他的话,只直直地盯着他:“我总会查出来的,你别得意太久。”气氛愈发晦涩,还是司马懿主动靠过来搂刘平的肩:“行行行大侦探,那咱们还是先回办公室,让我拜见一下您的同事,然后您再审我也不迟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来新人了,过来自我介绍,”刘平拉开门,可进了办公室却发现空无一人。“敢情您的组员都是空气?”司马懿在身后嘲讽的飞起,刘平只当做没听见,思考着那两人可能失踪的原因。谜底旋即解开,伏寿和曹丕带着一个小女孩走了进来。司马懿看得一愣,推推刘平:“这是两口子?你们这还允许带孩子上班?”刘平白了他一眼,过去问情况。“好心人送过来的,说这个叫M的小姑娘跟家人走散失联。我们已经将她的相关信息发出去了,她家人应该很快会来接她。”伏寿对刘平简单交待了经过,便将怯怯的小女孩抱过来,轻声安抚。看着这一幕刘平心中不免有些吃味,小声嘀咕:“只有哄孩子才这么温柔。”伏寿却是听见了,笑着抬头:“你还吃小孩子的醋啊。”刘平清了清嗓子:“我怎么会吃醋呢,”不太自在地转过身,刘平一把将在一旁放空的曹丕拉了过来:“介绍一下,这是司马懿,今天调到我们组里来的新人。”他刻意加重了“新人”二字,看着司马懿,眼神挑衅。司马懿却斯斯文文地向曹丕伸出手:“你好,我是司马懿,初来乍到,如有不足望多包涵。”曹丕才回过神,忙伸手友好地握了一下:“这里曹丕,今后共事愉快。”司马懿越发和善的笑容落在刘平眼里只激起了一堆鸡皮疙瘩。冠冕堂皇,刘平腹诽,但表面还装的一团和气:“曹丕,你带他熟悉熟悉这里吧,我去趟洗手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 伏寿怀里的奶团子动了动,发出声音,跟外表一样软:“姐姐,我想回家。”尾音带上了哭腔,让伏寿不自觉搂得更紧,用手轻轻地抚摸小女孩的背,感觉到手下的那份颤抖后更心疼了,连忙安慰:“M的妈妈马上就会来接M回家了,M不怕,姐姐在这里。”“可是M没有妈妈,M只有爸爸。”女孩闷闷地在伏寿怀里说。原来是单亲家庭的孩子,伏寿感觉自己的母爱已经泛滥到了极点,声音都多了一份慈爱:“那M的爸爸也会很快来这里接M的。”M的头在她怀里埋得更低了:“可是爸爸忙,没空来接我。”“不会的,M的爸爸一定会来接M的,姐姐保证。”这回团子倒是抬头了,颊边的泪还没干,红红的眼睛就这么怔怔地盯着伏寿看:“真的吗?”伏寿小心地将M的泪水擦去,对她笑的温柔无比:“当然,姐姐从来不说谎。”

       曹丕带着司马懿走到另一边。“喏,那就是你的办公桌了。”曹丕用下巴指了指对面,司马懿不明所以地转头,注视着角落里看起来有些年头的陈旧桌椅陷入沉思。“你确定这能用来办公?”只是手在桌面上抹了抹,便被灰糊到看不清掌纹,司马懿深刻地发问,可被质问方显然并没有帮他换一套的觉悟:“唉局里经费紧张,你多担待担待,何况也不是不能用,只是在那儿搁得久了一点,擦擦不就跟新的一样嘛。”曹丕表情中夹杂了点无奈,举起手里的抹布。司马懿只觉得脑门上青筋一跳,最终还是认命地接过布,开始擦洗办公桌。

        门吱呀一声开了,司马懿正准备痛骂刘平,转过头却硬生生憋回去了。他直起背,努力让自己不那么像一个清洁工,然后问向来人:“请问您是?”只见那人露出得体的微笑,稍稍欠身:“我是走失女孩M的父亲,我叫Q。我女儿在这吧,我是来领她回家的。”司马懿打量着Q,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:这副面孔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过于清秀了,又很年轻,不像是一个几岁孩子父亲应有的样子。“容我冒昧地问一句,那个女孩是您的女儿吗?”司马懿看着对方的眼睛,眼神凌厉,但男人只是收起了嘴边笑意,忽略了司马懿话里的刻薄坦然说道:“当然,M是我唯一的女儿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怎么回事……”曹丕刚从桌底下爬出便看见司马懿跟一陌生人对峙着,空气中带有一丝微妙。“您好,我是来接我孩子回家的,但是那位警官好像不太信任我的身份。”男人索性直接无视掉司马懿,对走过来的曹丕重新勾起礼貌的弧度。“什么孩子?哦那个走失的小姑娘是吧,”曹丕反应过来直接冲里间喊了一声:“伏姐你把孩子带出来吧,孩子她爸过来找她啦。”司马懿来不及阻止,眼睁睁地看着男人接过伏寿怀里的团子。原本熟睡的小女孩却惊醒了,愣愣地看着怀抱自己的人,突然哭了起来:“爸爸......M好想你啊呜呜呜......”“爸爸也很担心M。”男人眉眼间泛起的温柔宠溺格外真实,司马懿敛了探寻的目光,觉得自己多虑了。“看您的手,是做劳力的吧。”伏寿突然出声,目光在男人的手上停驻。Q微微皱了皱眉随即便舒展开,也打量了一下自己的手,温和地开口:“是啊,就在附近灿山。”“那您平时与小M的相处时间也很少吧,毕竟您是单身父亲。”伏寿逼问的口气越发明显,司马懿不禁朝她看去,心怀疑虑——她发现了什么?“确实是我独自抚养M,但并不存在照顾不周的问题。这算私事了,即使是警察也得给别人一点空间吧,”Q表情未变,但说出的话字里行间都是压抑的。不待FS再次发难,Q便继续说道:“时间很晚了,我得带M回去,各位辛苦了。”说罢就抱着女孩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       刘平回来时刚好遇上从办公室出来的Q,对方还冲他友好地笑了一下,男人即便是抱着孩子都显得风度翩翩。“对于刚刚出去的那位,谁能跟我解释一下吗?”刘平猛然开门,冲被他吓到的众人问。“您的这趟洗手间之旅还真够漫长啊。”司马懿回过神来出言讽刺,刘平只当他不存在,直接看向伏寿,而后者便正经许多了:“他声称是那名走失儿童的父亲。”“父亲?那还真是年轻啊……”刘平放慢了语速,似是思索着。司马懿见他顿住,悄悄问伏寿:“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?”伏寿好看的眉纠紧:“那个男人,不对劲。”“你有证据吗?没有就只是空谈啊。”司马懿不以为意地轻笑了一下,心里却已沉了下去。“证据……说不出来,是一种直觉。”伏寿不太坚定地说。曹丕听见了司马懿与伏寿的对话,忍不住插嘴:“现在说这个有意思吗?人都走了。”“确实啊,人都走了,我同意曹丕的话。”上一秒还处于入定状态的刘平突然拍着曹丕的肩笑眯眯地开口,一派不慌不忙。“那,要把他抓……”伏寿试探的话被刘平打断:“如果真的有问题的话,我们一定会再见到他的,何必现在打草惊蛇。”此刻刘平的脸上没有笑意,“我们也只能以不变应万变。”




下一章!挖煤挖出大宝贝!(正文与提示不符概不负责谢谢)
 

马二更博啦!开心
开更恩
坑都不会弃的,就是快慢的问题。。。

什么都说不出来
只想抱抱他
很难过

暂时停更
很抱歉